2-200GF95F5L6.jpg

香港曾经连续14天新冠病毒本地个案零新增,但这一纪录在7月2日被打破,此后两周来疫情一直持续恶化。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数据显示,7月9日至7月15日间,每天平均有37.9宗确诊及疑似感染个案报告,其中本地个案和有流行病学关联个案数量占比高达78.1%。

7月16日香港新增67例确诊个案,本地感染个案新增数量创下了新高。

疫情凶猛,而且多宗病例个案的感染源头不明。香港政府如临大敌。一直奋战在防控一线的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形容当前的情况如同"香港失守"。香港政府不得不紧急立法,出台"口罩令"等强制性措施。

原期盼粤港澳三地互认健康码的港人也担忧"通关"遥遥无期,连日来深圳湾口岸离境人员大幅增加。疲惫不堪的香港社会无奈地走进不可测的疫情"新常态"。

出租车司机或为"零号个案"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经由深圳湾离境的旅客大幅提升,单是7月11日出境人数就多达2455人,是入境人数的2.7倍,也创下了7月2日以来出境人数的最高纪录。此后数日,这一单日数据逐步攀升至3182人的高位。而单日入境人数依然维持在1000人上下。

疫情恶化,又临近暑假,部分香港家长感到紧张,选择带孩子离境返回内地乡下暂避风险。但对于提供交通服务的出租车司机来说,避风险和求温饱变成了两难的选择。

出租车司机施天成把乘客从市区送到港深边境深圳湾口岸后,在出租车载客点等了足足两个半小时才等到有入境旅客前来乘车。他身后近50位出租车司机依然在翘首以盼。

由于7月11日当天一位驻守深圳湾口岸的香港入境处职员确诊,施天成显得有些慌张,行车过程中不时通过聊天软件和同行交换信息。

"30多个出租车司机确诊了。"听到同行传来的消息,施天成显得有些惆怅。面对防范难度极高的新冠病毒,他能做的就是戴口罩,以及在乘客下车后喷洒消毒水。尽管忧心忡忡,但为了生计,施天成并不想主动去检测,"毕竟防不胜防"。

上述入境处职员近期并没有外游记录,工作时有戴口罩,探测体温正常及遵守其他防疫措施。但在7月9日前往公营诊所求医做病毒检测,才被发现受感染。

今年4月以来,香港经受从内地和海外输入性疫情的两轮考验后,整体疫情原本已经趋缓,但踏入7月,本地新冠病毒感染个案数量激增,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形容,"真真正正持续本地暴发开始"。他指出,包括慈云山、黄大仙、观塘、将军澳等地在内的东九龙,以及沙田区,都是"第三波"爆发中的重灾区,而且感染群组越来越多。

其中人口结构最为老化、老人院舍数量最多的东九龙情况更为糟糕,单是港泰护老中心一家机构,截至7月15日就出现了41个确诊案例。15日晚,一位90岁确诊女病人在医院离世,她生前就住在港泰护老中心。

更为糟糕的是,此轮疫情中出现诸多个案难以追查源头,确诊感染者的行踪遍布学校、餐厅和老人院等不同公共场所。张竹君指社区里已经形成隐形传播链,有大暴发的可能。梁卓伟则认为,目前必须通过检测,才能找出社区中的隐形传播链。

新冠肺炎疫情突然冒头,让公共卫生系统人士开始检讨此前措施中的漏洞。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谈到,早前香港放宽了边境措施,容许机组人员或海员、公务或商务人员等特定人士豁免检疫,导致边境防控工作出现漏洞,"感染者"入境后很可能选择搭乘出租车。第三波的"零号个案"可能是接载过来港旅客的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司机受感染,他们去不同餐厅将病毒传给员工,员工再传给顾客,于是在社区大暴发,因为(人们)经其他交通工具去到各区。"袁国勇解释说。当前香港本地疫情中有半数个案的源头不明,导致防控压力骤增。

7月4日新增的输入个案中就包括一位从哈萨克斯坦返港的飞机师。他出现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后,前往私家诊所求医及检测时,才知道受感染。

香港保安局数据显示,今年2月至5月间,获豁免检测的入境人士数量超过20万人。

重压之下,香港政府于7月7日收紧措施,要求所有机组人员及船员在入境时留下深喉唾液样本做测试,但为公务人员和商务人士提供的特殊豁免措施依然有效。

香港政府还从7月13日起,逐步扩大筛查范围,率先为出租车司机、餐饮业员工、养老机构工作者和物业管理公司员工免费提供病毒检测,预计将覆盖40万人。

有香港媒体批评,检测数量跟不上,是导致本地疫情暴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单是6月,香港共进行了10.9388万个新冠病毒检测,平均每日仅约3600个,远低于邻近的澳门水平。尽管澳门人口仅有香港的十分之一,但检测量已达到每日6000个。

袁国勇5月时曾建议,香港最理想是每日验7500个样本,即香港每1000人里检验一人,以找出社区中的隐形传播链。但目前香港的检测量远未达到该水平。

"口罩令"实施首日现冲突

新冠疫情来势汹汹,香港政府不敢怠慢,重新收紧"限聚令",强制要求市民不得多于4人群聚,香港海洋公园及香港迪士尼乐园再度被迫关闭。

香港政府还紧急立法,要求来自"风险较高地区"的旅客登机赴港前出具病毒检测阴性证明,同时强制搭乘公共交通的乘客佩戴口罩,违例者最高可被罚款5000元港币。这也是香港首次出台"口罩令"。

香港《明报》7月14日社评认为,政府此次防疫措施的严厉程度,"较3、4月第二波疫情高峰期犹有过之"。但该社评同时指出,香港社会已经出现"抗疫疲劳现象","很多人不想重返严厉封禁状态,更有一些人对疫情变得麻木,防疫意识显然松懈"。

"口罩令"实施首日,香港地铁内就出现冲突,足以显现部分市民的抗疫情绪。7月15日早上8时许,一位满身酒气的大伯没有佩戴口罩就进入了地铁站。地铁职员多番劝诫,但始终无果,这位违例者甚至取出约1米长的木棍袭击职员,地铁方面随后报警处理。

无独有偶,"口罩令"实施前一天,位于屯门一家商场内的麦当劳快餐店也出现未佩戴口罩的顾客因遭劝诫感到不满,出手打人的事件。快餐店一名员工受袭入院,3名涉案男子第二天被警方逮捕,其中包括有黑社会背景的袭击者。

疫情期间,香港许多餐厅都按照政府给予的指引,要求顾客进入餐厅前量体温和佩戴口罩。但仍不时有市民不遵守相关要求,被网友摄像后曝光在社交媒体上。

袁国勇表示,留意到市民出现"防疫疲劳",或者要有很多死亡案例出现,市民的警觉才会提升。但他认为,政府的措施能否成功,要靠市民的防疫意志及心态,否则"政府做什么也没有用"。

由于慈云山等地出现大规模感染,社会气氛逐渐变得紧张。数月前出现的"抢米抢纸"事件再度上演,但程度有所下降。7月15日傍晚,位于黄大仙中心的百佳超市内,米和纸巾货架几乎被抢空,但仍有少量存货可供出售,消毒液等防疫用品供应也充足。同时,香港多家连锁超市的购物网站也没有像过往一样出现不可登入的情况。

在顾客结账时,百佳超市的员工还主动询问是否需要购买其母公司屈臣氏自产的口罩。有统计数据显示,过去半年里,香港大型口罩制造商已经从两家,迅速增长到超过60家。包括首富李嘉诚在内的多位香港商人不惜重金,从海外引进生产线,推动香港本地口罩制作。目前市场上口罩供应已经基本稳定,价格过度虚高,甚至排队抢购的情况已不复存在。

目前传播率甚至高于武汉封城前

第三波疫情来得快且急,对香港公共医疗系统造成的压力与日俱增。7月15日晚,伊利沙伯医院有两名医护人员确诊,均与此前内科病房感染群组相关。

梁卓伟担忧,如果单日新增个案维持两位数增长继续持续下去,将导致香港公共卫生系统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7月16日香港新增新冠肺炎确诊个案67例,其中本地感染个案多达63例,创下了单日新增个案数字的新高,同时有35例源头不明,甚至出现了中学的学生和家长受感染的情况。

张竹君在发布会上指,有越来越多源头未明的个案出现,疫情依然没有减缓的趋势。

梁卓伟此前在接受电台访问时说,根据最新统计数字推算,新冠肺炎本地个案的即时传播率超过3,几乎达到4,即每名确诊者可传染3至4人。这一数据比武汉1月封城前的数据还要高,当时武汉的即时传播率为2.5至3。

袁国勇也表示,3月检验出七成半新冠病毒已经变种,当时民众防范意识较强,没有出现较大规模的本地传播。

作为全球重要的交通枢纽,香港在新冠肺炎中面临的高风险恐怕将持续。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坦言,疫情反复时会收紧防疫措施,疫情好转后会放宽,将是香港未来的"新常态"。

香港市民也不得不逐渐适应严控下的社会"新常态"。虽然餐厅夜间无法提供堂食服务,但也有市民愿意相约购买外卖,到附近社区公园内共享晚餐,但夏天高温下,边吃边抹汗的滋味并不好受。

同样需要适应"新常态"的还包括香港的街市。这种融合菜市场和茶餐厅于一体的特色街市,被不少本地市民和访港旅客追捧。但第三波疫情中,有确诊或疑似个案患者到访过的街市多达11个,遍布九龙和新界。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表示,目前情形下"街市就餐"犹如"定时炸弹",建议政府在更大规模个案暴发前,责令相关街市休市数日,全面清洁,此后还需进行人流管制工作。